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笔趣阁 www.biqu.info,最快更新锦绣田园之娇娆小农女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见红豆也说水杏不错,赵玉兰索性也不坐在针线了,将东西一收,起身下炕道:“我这就去跟娘说,事情赶早不赶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快步回去了。

    红豆在炕沿上坐了一会儿,伸手取过那件没做完的衣裳,左右看了看,终究没舍得再去撕扯。叹了口气,拿起针线来继续缝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擦黑的时候玉娘蹦蹦跳跳跑进来,叫道:“红豆姐,奶奶让你过去吃饭呢!”

    赵玉兰的三个孩子都改了姓,随着赵达姓赵,这仨孩子对赵达两口子的称呼也就跟着改了过来,都称呼爷爷奶奶了。这是赵达两口子的主意,倒不是为了别的,其实就是让外人知道,这三个孩子,尤其是小胖,以后承袭的是赵家的血脉,也是为了在李家庄里不让人轻看他们的意思。另外,赵达家的还有个小心思——女儿年纪并不算大,容貌又不差,虽然是和离之身,但是好歹不像寡妇那样被嫌弃是不详的,以后万一能够找到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呢,三个孩子姓了赵,也是不给女儿添累赘的意思。

    红豆见玉娘一张小脸红扑扑的,额头鼻尖渗出几颗汗珠儿,不由得笑道:“就这几步路,你慢慢走过来不行?弄成这个样子,姑姑瞧见了又得说你没个丫头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玉娘随手用袖子抹了一把脸,笑嘻嘻道:“哪儿能个个都像大姐那样闷葫芦似的性子啊,她最听我娘的话了!娘要是说我,我就说,我才不要那样呢,我要跟红豆姐一样能干又大方,什么事儿都能扛起来!”

    红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食指一点玉娘的脑门,“你这是拿我当挡箭牌呢?”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东西锁好了门,跟着玉娘去隔壁吃饭。

    一进了院子,就瞧见杨耀祖正在那里扎着马步打拳,嘴里呵呵有声 。他身后一溜儿排了三个萝卜头,都跟着他学,还挺认真的。就是一个个的满头满脸都是汗,身上的小褂也都湿了。叶致远站在后边,一板一眼地纠正着他们的动作。淡淡地瞥了红豆一眼,嘴角动了动,也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怎么着,又耷拉下了眼皮。

    红豆不禁感到好笑,这人也太别扭了吧?都跑过来吃饭了,眼见就是不生气了么,还装出这么一副高冷的样子干嘛?先说句话你会死吗!

    索性也不搭理他,自顾自地走到井台边去要打水。

    一见红豆进来,杨耀祖先收了势,冲着几个小家伙嚷道:“行了行了,今儿就到这里,赶紧的洗手洗脸吃饭去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井台边,抢先打了半桶水上来倒在盆里,趁着水还带着凉气儿一头就扎到了盆里。半晌抬起头一抹脸叫道:“痛快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我也要!”小二凑过去也要学着他的样子洗脸。

    “哎,不行!”红豆赶紧拦着,都是红头胀脸一身汗,猛然被水一激,还不得作出毛病来?杨耀祖不一样,那人皮厚结实!叶致远也过来了,从红豆手里接过井绳。红豆顺势送了手,也不管他,自转身去房檐底下端了晒好的温水,招呼三个小家伙过来洗脸,嘴里念叨:“刚出了一身汗,就用冷水洗,最容易激着了。把汗闷在身体里,惹了毛病出来就不是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那边儿正要往身上撩冷水的叶致远听了,默默收回了手,等三个小孩子洗完了,自己浸湿了布巾擦了一擦就算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杨耀祖看了,重重咳嗽了两声,心道这还没怎么着呢就这么听话了,往后红豆还不得上房揭瓦啊!

    红豆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杨耀祖,扬声叫道:“奶奶,门口树上的杏子就快熟了吧?咱们明儿摘了吧,我腌了做杏脯吃呀!”

    “还青着呢!”赵达家的从屋里走到门口看了看,说道,“再过半个来月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红豆抿着嘴笑,“就要这种青杏,腌了才好吃!”

    杨耀祖又不傻,听着红豆说话的时候特意将那个“杏”字咬得很重,脸就红了。这丫头,必定是听见舅妈说自己看上了水杏的事情,在这里跟自己示威呢!不过,她能这么跟自己开玩笑,是不是说明,这事儿有门啊?

    挠了挠脑袋,杨耀祖嘿嘿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端上饭来,一大家子人团团围坐了。

    夏天天热,也没做太油腻的饭菜,做了也吃不下去不是?因此,桌子上就是简简单单的,一个拍黄瓜,一个凉拌土豆丝,一个鸡蛋炒韭菜,一大碗肉末炸酱。另外又熬了小米稀饭,烙了二合面的大饼。一顿饭吃下来,倒是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赵达家的因为红豆回来的时候心事重重的样子,就以为是她跟叶致远闹了别扭,吃饭的时候特别注意了一下两个人的神色,觉得说没事吧,俩人偶尔目光一接触又都各自闪开,绝不是平常的样子;要说有事儿吧,也不像——真要是俩人拌嘴了,还能坐在一张桌子上这么吃饭?看了半晌也没看出啥来,赵达家的索性不再费劲琢磨了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。赵达家的先拿出一捧艾草去挨个屋子点了熏蚊虫,各个屋子里就都冒出烟来,坐在院子里也觉得有些呛了。

    赵达背着手出去溜达,顺便跟村子里的老弟兄们说话乘凉。赵玉兰照旧收拾碗筷,之后等屋子里的烟气散尽了会继续在灯下绣活,顺便教两个女儿如何做针线。

    赵达家的往常也会在家里陪着闺女和外孙女,不过今天她惦记着要去赶紧着替杨耀祖去探探水杏家里的口风,就换了一身八成新的衣裳,也跟着赵达出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了几个人里,小二猴儿似的扒在杨耀祖身上,一个劲儿要求带他们出去玩,嘴里叫道:“表叔你说好了吃完饭带我们去河边挖泥鳅的!”

    小胖一向以小二的主意为准,也在一边抱着杨耀祖大腿同求。小三不用说话,反正要是去,也不能抛下自己一个人,就站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杨耀祖等他点头。

    红豆无语,这位便宜表叔对小孩子最有耐心,怎么磨叽他都不烦不躁。这要是将来他自己有了孩子,还不定怎么溺爱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不由得侧脸看了看叶致远,他的目光也正落在红豆身上。一见红豆看自己,又转开了。

    “成成成,带你们去还不成吗?”杨耀祖被磨得没辙,“赶紧撒手吧小祖宗们,别再抱着我了。大热天你们不嫌热啊!”

    “不嫌!”三个孩子异口同声,听得杨耀祖几乎吐血。

    红豆摇摇头,对赵玉兰说道:“姑姑,我得回去了。今儿是交货的日子,一会儿那帮小姑奶奶们都得过来结算工钱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回去吧。在家里小心些啊。”赵玉兰嘱咐道。

    红豆答应了一声,赵玉兰又对三个小的说道:“去玩可以,不许淘气啊,听表叔话。还有,都再加上一件褂子吧,晚上天凉呢。”说着,就叫瑾娘给小胖拿了一件短褂子出来给小胖穿上。

    杨耀祖带着几个孩子跟在红豆后边走出院子,红豆开了自家大门让他们进来,也给小二小三一人拿了一件短褂,还没穿上呢,外头就叽叽喳喳笑着进来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打头儿的是水杏,她嗓门比别人大些,笑着叫道:“红豆,你个死丫头,回来了也不吭声,足足睡了一个下午!懒吧你就!”

    一抬头,就瞧见了叶致远杨耀祖居然也在,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。回头吐了吐舌头,讪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身后的几个小姑娘也都没想到这会儿红豆家里居然这么多人,刚一看见还有点无措,待见了水杏发窘,都捂着嘴偷偷地笑。

    杨耀祖一见到水杏,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,想笑又怕水杏脸上挂不住,忍着吧又觉得忍不住,嘴角上扬起来偏偏脸上还要努力做出一副淡定样子,看起来真有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穿好了衣裳了。表叔,你带他们玩去吧!”红豆把表叔两个字说的很重,顺手推了杨耀祖一把,朝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哦哦,那我带他们走了啊。”杨耀祖回过神来,挠头嘿嘿笑了笑,扛起小三,身后跟着小二小胖一溜烟跑了。叶致远心下好笑,看了红豆一眼,他倒是想留下跟红豆说几句话,不过这一帮小姑娘到了,眼见也就没什么机会。想了想,索性先走了出去等着。

    人都走了,几个小姑娘才自在了些,嘻嘻哈哈进了屋子。红豆先给每人冲了一碗蜂蜜水,才坐下开始给她们一一结算工钱,又分派下一次的活计。

    水杏将自己那份钱收好了,喝了一口甜滋滋的蜂蜜水,戏谑道:“这水可是真甜,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呀!”说着就朝众人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红豆姐都没有给他冲水喝呢!红豆姐,你们这也太黏糊了吧?赶明儿是不是得早点成亲,让我们有个姐夫呀!”香秀一如既往地跟着水杏来,大眼睛眨巴眨巴的,逗得几个女孩子都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红豆伸手就去拧水杏的脸,咬牙笑骂:“我只跟你算账!”

    水杏一边笑着躲,一边大叫:“香秀儿说你,你拧我干嘛?显见是我好欺负呀!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招惹出来她那么多话!”红豆扑过去将水杏按在炕上,不依不饶,“我不跟你算账跟谁算账?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心里不觉得有些可惜。要是杨耀祖真跟水杏成了,那往后水杏可就是自己表婶了……

    红豆囧了一下,忍不住又去呵水杏的痒痒,以后机会可不多了!

    水杏也不会老老实实任她掐,笑着挣扎,还不忘了招呼帮手:“香秀!你个死丫头还不过来帮我!”

    香秀啊了一声,搓了搓手,坏笑着上前,“我来啦!”

    却是学着红豆的样子伸手去呵水杏,水杏一声大叫,三个人闹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其他人都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。”槐花上前去拉开香秀和红豆,把水杏解救了出来,“回来让人听见,又该说咱们不稳重了。”

    香秀掠了掠鬓角被弄乱的头发,冷笑道:“我们当然都是毛毛躁躁的,哪里有槐花姐你稳重啊!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槐花家里面抢在香秀前边去卖槐花饼槐花糕后,香秀就彻底不待见槐花了。平常虽然也会碰到一起,但是槐花不言不语,香秀也不好先找茬。这回算是赶上了,香秀自然不会给槐花好脸色。

    槐花一怔,感到有些委屈。咬了咬嘴唇,轻声道:“我也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有什么意思?”香秀一指屋子里的几个人,叫道,“都是跟红豆姐好的,大家伙儿开个玩笑怎么了?又没闹到外边去,在屋子里,外边有谁能听见?你说,你说啊!”

    槐花一向不善于跟人争辩,见香秀咄咄逼人,忍不住红了眼圈,泪水在眼里打转。

    她这幅样子,倒是让人不好说别的了。年纪稍大些的柳芽忙一拉香秀,劝道:“槐花也没别的意思,倒招出你这样来。都是要好的姐妹,可不兴这样!”

    香秀撅了撅嘴,转过身去不理会槐花了。

    水杏也坐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香秀就这性子,有口无心的。叫我说,槐花你也太谨慎了点。咱们当着外人什么时候这样闹过?好容易红豆这里算是能松散点儿的,你就别扫兴了。”

    槐花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,一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,这……”柳芽跺了跺脚,“你们今天都是怎么了啊!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赶紧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剩下几个面面相觑,都觉得有些扫兴,刚刚领了工钱的兴奋劲儿也被搅合没了。

    水杏冷笑:“瞧瞧,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红豆推了她一下,嗔道:“非得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算了红豆,这事儿原本也不能怪水杏跟香秀。”另一个女孩儿叹口气,“你们没发现么,槐花现在跟咱们都不是很亲热了呢。上回我嫂子还跟我提起来,槐花在洗衣裳的时候跟她说,你们有点儿不喜欢她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有脸跟人家说这个?”水杏不满,“你们也都知道,原本那个卖槐花饼的主意是红豆给香秀出的,她倒好,一声不吭地就截了胡,干嘛呀?她自己先做了这事儿,难道还能怨我们不给她好脸色?”

    红豆默然。以前还觉得槐花不言不语性子温柔,而且做事情很会看人眼色,是个不错的姑娘。上回去截了香秀的买卖,红豆只以为她家里确实日子紧吧才这样,料想她肯定也是心里为难的。没想到她居然能跟别人颠倒黑白,自己可真是看错了她!

    闹了这么一场出来,众人也没有心思玩了,都起身跟红豆告辞。红豆也不多留,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再进了院子关上门,才一转身,就看见眼前一个黑影,不禁吓得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他就是不说话,红豆也认出了那轮廓,就是叶致远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恼火,红豆也不理他,转过去就要进屋子。猛然腰间一紧,整个人被叶致远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?松手!”红豆怒道,“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对不住!”叶致远在她耳边低低说道,原本清郎的嗓音有些黯哑,“今天是我不对,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感到红豆挣扎了两下便不动了,却也不吭声,估计她心里还有火气,叶致远索性将人打横一抱,快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红豆气笑不得,伸手就去掐叶致远的手臂。无奈他那胳膊上的肌肉硬邦邦的,根本掐不动。

    叶致远被她孩子气的举动逗得低低笑了起来,听起来很是欢愉。

    感受到叶致远因为闷笑而不住起伏的胸膛,不知道为什么,红豆一下子就觉得委屈了,张嘴就咬在了他的脖子上。眼睛一眨,泪珠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致远觉得脖子间一痛,随即有热意袭来,立刻就慌了。忙将红豆放在炕沿上,“红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红豆清亮的双眼中泪光莹然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怜。昏暗的光线下看来,又比平时的俏丽娇媚多了几分楚楚动人。她看着叶致远,并不说话,两行清泪却是不住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……”叶致远喃喃道,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替她拭去泪水,“心都要被你哭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是谁,听到一个平时冰山一样的男人说出这样的情话,满腹委屈怕是都要化作一腔柔情了。红豆却偏偏相反,哭得越发厉害,哽哽咽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让她自己说,也不知道原因。只是心里无端端觉得酸楚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叶致远沉默了一下,忽然揽住红豆的腰,轻声道:“带你去个地方。”说着便抱着人出了门,纵身起落,往山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红豆不得不抱紧他的脖子以防止被摔下去。叶致远不语,只是手上揽得更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上了山不过片刻间,便停了下来,将人放下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